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娱乐

岂能轻易忘了郭美美

2014-08-06 09:48:00      作者:      来源:
有人说,郭美美是人渣,让人讨厌和反感,是一个低级趣味的人,让人呕吐。但是即使这样,我认为,暂时还不能忘却她。为什么?她还有用,她是个标本。
 □ 逄春阶
  8月4日凌晨,众媒体发布了“网络炫富女”郭美美涉嫌赌博犯罪被刑拘案的始末。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随后发布了多条微博,表示“三年谣诼也许并非一朝能清除”,但在鲁甸地震营救的关键时刻,“请忘记郭美美”。地震营救,十万火急,大家都该多伸援手。但对郭美美,说忘就能忘了吗?
  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何郭美美要自封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而不是别的什么会的总经理?是偶然的吗?她自封了,三年多兴风作浪,把“红会”推到风口浪尖上,“红会”面对这样一个怪胎,竟然觳觫着,弱不禁风。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有什么难言之隐?你“红会”如果理直气壮,早早拿出来晒一晒嘛!至于被弄得灰头土脸吗?现在郭美美栽了,“红会”出来发声了,发出的竟然是“请忘记郭美美”。
  有人说,郭美美是人渣,让人讨厌和反感,是一个低级趣味的人,让人呕吐。但是即使这样,我认为,暂时还不能忘却她。为什么?她还有用,她是个标本。我担心还有产生郭美美的土壤,因为有些媒体还在自觉不自觉地催生着下一个郭美美出来。少数选秀节目鼓励迅速成名,不停地灌输,成名则吃香喝辣,则作威作福,则颐指气使,则为所欲为,可使鬼推磨,更可使磨推鬼。这不是郭美美的起点吗?以满足虚荣始,继之以炫富、豪赌、性交易,以跌入深渊终。太可怕了!
  所以,我呼吁,在铲除产生郭美美的土壤前,不能忘了她,或者是不能放过她。
  2011年,我曾经写过一篇《羞涩哪里去了》的文章,就写的是,作为女孩,郭美美已经没有了羞涩,她的羞涩被名利大染缸给染了。名利的腐蚀力太大了,诱惑力太大了,那腐蚀力比浓硫酸厉害多了。是从内到外、从外到内、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腐蚀。一个人,没有了羞涩,就容易放弃原则和自尊,不知道宽容和感恩,就容易沉沦。或者,就如一块脏抹布,到处擦,结果是越擦越脏,越脏越擦。没有羞涩,甚至不懂羞耻的孩子越来越多。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郭美美走到今天,首先该质疑的是她身处的环境。看看她浸淫其中的“大气候”和“小气候”吧。郭美美身处病态家庭,家风很邪。其父有诈骗前科,其母长期经营洗浴、桑拿、按摩等服务,其大姨曾因涉嫌容留他人卖淫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舅舅曾因贩毒被判刑。等等。这是她的直系亲属,是她的“小气候”。再看看她的“大气候”是什么?简直是乌烟瘴气、乌七八糟,可谓污泥浊水横流,有干爹,有花几十万跟他睡一觉的花花公子们,还有她所在所谓的学校,她曾花钱进××电影学院表演系进修一年。我要问一句,电影学院就培养这样的人吗?培养她的老师是谁?
  近墨者黑,出淤泥而染之。孔子曰:“不知其子,视其父;不知其人,视其友;不知其君,视其所使;不知其地,视其草木。故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与处者焉。”(《孔子家语·六本》)时光走过了两千多年,但人性没变。
  我认同《中国青年报》曹林先生的观点:“当人们嘲弄、谩骂、围观、诅咒被起底的郭美美时,不要假装之前的炒作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场产生了巨大伤害力的风波,不是郭美美一个人能够炒起来,多少人成了她免费炒作的工具,成了她发贴一呼应者云集的应声虫,成了她指哪儿打哪儿的炮灰?” 
  郭美美一段时间像空气一样,你无法躲避,她哪来的能量?若干年后,当我们的后人来看郭美美现象的时候,也许会觉得我们这代人是不是有点儿犯傻,美丑都不分了,是非都颠倒了,还不傻吗?郭美美自述,坏名声也是名声,好多人愿意花很多钱跟她睡觉。愿意跟她睡觉的人,绝对不是贫寒之士,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是哪些人呢?!
  我们的文化学者,绝对不能忘了郭美美。这是个难得的标本,几十年出不了一个的活标本,我们的学者不能老摁着潘金莲研究,郭美美身上有好多可以研究的信息,特别是当下的气息。她的血型、性格、相貌、穿着、发型、家庭背景、求学经历、交友原则等等。她的每一个细节都值得研究,请学者们拿起锋利的解剖刀。
  最该忘记郭美美的,是“红会”。灾难面前,赶紧冲上去吧!颜面是可以挽回的。
刘江波

重大活动报道集> MORE
10年之后的今天,面对新的传播环境,面对省委的新要求和读者的新期待,我们秉持10年来行之有效的办报理念,着力提升内在质量,彰显...<详细>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