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鲁文化 > 往事发现

杨盘古镇流韵长

2014-01-15 13:05: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杨六郎统兵数万,防守沧州、天津至太行山下一线边防。永州是杨家屯兵、练兵基地和大后方。当地人为纪念杨家将,废弃了永州之称,改叫杨盘。
  药王庙(绘图)
  药王庙前的古戏楼(绘图)
  ■ 古村寻踪

  □ 本报记者 李鹏飞 朱殿封

  它有一个千年不改的响亮名字,它汇聚了儒、释、道三教灿烂文化,它培育了一代代胸怀大德大爱的子民——它就是位居乐陵市与宁津县交界处的古镇杨盘。

“杨家将营寨扎杨盘,杨六郎把守三关口” 

  这里,远古时代曾经是无边的海洋。

  这里,海潮消退后曾经长时期是一片洪荒。

  公元前602年盛夏,黄河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留下漫漫黄河水与海天相连。500多年后,黄河水毫不吝啬地放弃了这段河道。

   从此,这里形成了黄河故道,形成了土河(沟盘河)、迟河、流河——一个三河汇流的地方。

  时光进入周朝,三河汇流处开始有了人烟,形成了自然村落。从此它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名字:流河三渡口。

  据清光绪二十六年所修《宁津县志》记载:“流河三渡口,旧志在县东四十里。按通志:迟河在宁津县东四十里,又流河亦在县东四十里,流至杨盘店西俱入土河。故与其交汇处谓之三渡口。”

  沃土是繁衍的温床。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三渡口一带人口相对密集、物产比较丰富。三渡口作为南来北往的过河码头,成为方圆几十里乃至上百里区域最大的人口集聚区、物产交流地之一。当地人改三渡口为永利村,后称永利镇。

  《宁津县志》记载了这段史实:“……按金史地志,乐陵有东中永利三镇,不久亦废,其东永利中永利二镇皆在乐陵,而永利一镇则实因永州之旧也。”(永利镇曾属乐陵,时属宁津地——笔者注)

  公元581年,隋朝建立。隋炀帝继位后,由于持续兵役、劳役不息,人民苦不堪言,引发农民被迫起义和地主阶级的反抗。当时,为了应付乱局,隋炀帝在大业十一年下诏:“村坞皆筑城”。就是在这个时期,永利镇扩修为永州城。

  永利镇扩建为永州城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根据其地理位置和社会现状。永利镇方圆数百里内没有州郡,在行政管理上是个空当,坐落于此的永利镇是个设置州府的理想之地。而且这里人口密集,经济昌盛,商贸活跃,儒、释、道盛行,文化相对比较发达。二是隋王朝很大程度上出于抗御窦建德农民起义军北进军事目的,“故于此添设永州,聊以固圉”。

  州城即将全部建成时,隋炀帝驾崩。此时盗贼四起,兵车蹂躏,民不聊生,地方官府忙于应付动乱局面,无心亦无力继续建造永州城,因此停止建设。

  唐朝建立后,没有在永州城设置府衙,所以永州有城无衙,不是一级官府所在地。虽然如此,由于永州形成了城的规模,框架具备,随着贞观之治出现,到永州居住、经营的人逐年增多,经济贸易异常活跃,永州成为重要商埠。杨盘镇自1399年设立集市,到今年614岁了。直到上世纪50年代,杨盘还保留有部分城墙、南城门和北城门,南、北二城门上书有“永州”大字。1958年“大跃进”时期,北街扒掉了北城门,用城门的青砖打了六七眼水井。南城门在自然灾害期间遭水泡倒塌。

  北宋雍熙年(公元984年)以后,永州城更名杨盘(后称杨盘镇),起因是北宋名将杨六郎(延昭)。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杨六郎升任高阳关路副都部署(或称都总管),出任高阳关路景州知州后,统兵数万,防守沧州、天津至太行山下一线边防。那个时候,永州属杨六郎管辖区域,是杨家屯兵、练兵基地和大后方。当地人出于对杨家将的爱戴和纪念,废弃了永州之称,改叫杨盘。现在,杨盘往北依次有前杨保、后杨保、“五杨寨”(大杨寨、小杨寨、史小张、时阁、小宋家五村合称)、前仓、后仓(杨家储备粮草之地)、杨家等村庄,相传都与杨家将有关。当地民间流行小调《小放牛》中,有“杨家将营寨扎杨盘,杨六郎把守三关口”的唱词。

  据《宁津县志》记载:“乙亥真宗咸平二年,契丹入寇,以知景州杨延昭拜莫州刺史寻进团练使。按今宁津东有杨盘镇,即杨延昭团练营盘处也。”

普渡建昭福 元本修真武 

  杨盘镇有昭福寺(铁佛寺)、真武庙、药王庙三大名刹,是儒、释、道“三教”文化汇流之地。

  公元400年初春的一天,夕阳西坠时分,佛家弟子普渡来到永利镇,见永利地方物阜民丰,百姓尊传统、懂礼仪,是大可教化之地,他发愿在此建造寺庙,传经布道。

  普渡历时三年,用化缘所得银钱在南街街外、土河西畔建起一座寺庙。普渡自为主持,为之起名昭福寺。昭昭日月,吉祥福地也!

  隋唐宋元时期,昭福寺不断扩修,佛教文化进一步扩展。明弘治年间(公元1488年),昭福寺重修,增建了法堂、藏经楼、斋堂等场所。寺庙周围植树种竹,布草插花,亦有园林风格。

  1926年,昭福寺更名铁佛寺。时值军阀混战,人民陷入战乱之中,铁佛寺由盛而衰,寺庙失修,殿宇塌陷,佛像不断流失,碑碣残破。后来,铁佛寺做了集日的牲口市(场),剩下的铁佛,赶集买卖牲口的农民用做了拴牲口的“柱子”,以致荡然无存。

  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倡办新学,宁津县公署在铁佛寺设立县立高等小学。解放战争时期,铁佛寺先后是新四军第十三、十四医院、华东军区第十四医院住所。1958年“大炼钢铁”时,铁佛寺的碑碣大部分被作为烧制石灰的原料烧成了石灰。残存碑碣,杨盘南街人用它修建了村口的“水簸箕”。

  早于昭福寺之前,永利镇东街、土河西岸建有一道观——清华观,是道家传教场所,仙长是元本道人。佛教、道教历史上为争夺正统思想地位而长期较劲。元本道长见普渡和尚建造了昭福寺,担心香火转移,决定再修一处道观。于是,元本将道观移址北街,背倚土河,面临街市,建造了真武庙。新建真武庙四合院式,庙面三间,坐北面南,前后两进,均用穿斗式梁架,供奉泥塑彩绘真武大帝诸神。

  明朱棣“燕王扫北”战乱之后,弘治年间真武庙复修,总面积35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修建了殿、楼、阁、亭、台、廊舍、牌坊等共二十多处。

  清代末期,真武庙剩下东西宽近30米、南北长20米面积,存有大殿三间。“文革”期间,将其作为“四旧”产物拆除。

  真武庙复修时,道家还在杨盘西街建造了文昌阁,阁中祀奉圣人孔子像。据说,不是州府之地的文昌阁不能供奉孔子像,杨盘镇的文昌阁之所以能够供奉孔子像,因其是“永州”,它当初的设想构架是州府之地。

  东街的清华观从宋代改做了药王庙。药王庙里的尊者,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神”,供奉伏羲、神农、黄帝等诸位人神。清朝中期,药王庙前增建一座戏楼。从戏楼建成之后到民国初年,是药王庙最兴盛时期。

  药王庙的最后一个主持是朱道士。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占据了杨盘镇,把药王庙作为据点。日本鬼子从药王庙大殿里搜出了八路军藏放的来不及转移的军衣,逼迫朱道士说出八路军的下落。朱道士睨视前方,一言不发。鬼子气急,挽起朱道士的长发,把他吊在梯子上,打他,给他灌辣椒水。朱道士与鬼子怒目相视,还是一字不吐。惨无人道的鬼子用刺刀将朱道士开膛破肚,肠子、血水流了一地。朱道士怒目圆睁,两眼喷血,至死不吭一声。

  1944年中秋节前,我八路军经过一天一夜的围困和攻击,打下了杨盘药王庙据点,“一锅烩”了据点里的日伪军。八路军担心驻扎在外地的鬼子卷土重来,再以药王庙做据点,便一把火烧了药王庙。从此,药王庙不复存在。虽然可惜,因时情使然,民无怨言。

  杨盘镇在历史长河的变迁中,佛家寺院毁了,道家庙观拆了,“人神”处所烧了。但是,埋没不掉的,是它那厚重的人文历史。

大德才俊杨盘人 

  杨盘镇地盘不大,但算得上是灵气之地,出了不少人才。

  清朝同治年间御医牛履祥,杨盘北街人,他父亲牛珂是监生,中医。牛履祥从小随父学医,性情忠厚,轻财好施,名扬乡里。牛履祥的事迹传进朝廷,光绪皇帝颇为欣赏,下旨将牛履祥召进皇宫太医院当了御医。

  牛履祥任御医期间,因治愈了皇室一位阿哥的“虚病”而在紫禁城名声鹊起,被视为“神医”,深得皇帝赏识。皇帝出行时经常命其随驾,并勅授“布政司理问”,又授“承德郎”。

  牛履祥终是不习惯皇宫生活,看不得宫内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后来,他托词主动向皇帝请辞还乡。皇帝准许,赐牛履祥家可以修建钢叉门楼、金瓜钺斧朝天镫、旗、锣、伞、扇;赐“大夫第”御匾。“大夫第”三字由清廷重臣、大书法家翁同龢手书。皇帝还特意送与牛履祥一只瓷枕。牛履祥死后,葬于杨盘西北二里路的牛家坟茔,立“奉直大夫布政司理问”碑。

  杨盘南街的“银娃娃”朱景泉,在冀鲁边区、津京一带那是响当当的。朱景泉从幼年学戏,工河北梆子须生,因其相貌堂堂,扮相俊美,嗓音柔润甘甜,有如银铃清新悦耳,由此而得艺名“银娃娃”。

  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打下济南府,活捉了国民党济南守军司令王耀武。消息传到杨盘镇,群情振奋。“银娃娃”找到四街农会主任,提议唱出大戏庆祝济南解放。四街人闻听群起响应,以“银娃娃”为首主演了河北梆子《辕门斩子》,台下叫好声此起彼伏。

  解放后,“银娃娃”先后在惠民行署(现滨州市)剧团、德州胜利京剧团当演员。上世纪50年代,天津市组建河北梆子剧团,缺少河北梆子戏剧剧本,他们聘请“银娃娃”前去担任编剧。由“银娃娃”口述,他人记录整理,完善了《调寇》、《走雪山》、《探地穴》、《战北原》等一批剧目的剧本。

  杨盘东街还有位“文武先生”古宝德,他从8岁起一边在私塾读书,一边随父习武。1930年,古宝德到沧县河北省立二中(现为沧州市一中)读书,跟随著名拳师李凌霄苦学昆吾剑法和八极拳,“专一师,精一门”,深得真传。

  “七七”事变爆发后的次年5月,古宝德参加了抗日铁血团,担任政治部主任,后来转当抗日小学教师。一次,古宝德正在北街真武庙里给学生上课,鬼子进街了。他迅即组织学生埋藏课本,向外转移。就在剩下两个小学生没来得及转移时,鬼子已经到了真武庙门前。古宝德看从门里难以走脱,他一手揽过一个学生,来到院墙下,脚尖点地,飞身上墙,越墙而走,躲过了敌人。他还当众暴打杨盘据点里的汉奸特务队长刘土匪。

  新中国成立后,古宝德在杨盘高小教学,桃丰李硕。他任教几十年,不党不派,不左不右,不前不后,不争强好胜,淡泊名利,跟领导、同仁都很平和,人称“好好先生”。

  文化丰厚的杨盘镇,因乡镇合并而被废除建制。借用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的小说《神鞭》里的一句话:“辫子没了,神在!”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