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齐鲁文化 > 大众书画

舒建新:茶马古道上的丹青墨韵

2013-10-28 13:50: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通往藏区的茶马古道
  穿行在松林间的采茶女
  春在茶山上 人入画图中
  待到春来
  小凉山彝族之二
  自古山如画 如今画似山
  小凉山彝族之五
  小凉山彝族之八
  

  □ 支英琦

  舒建新,山东省青州市人,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院美术馆馆长、致公党中央画院副院长、中国画学会理事。2012年8月任云南省普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挂职)。

  1982年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学院造型美术系。1984年调入扬州国画院,1994年调入中国画研究院,1995年任院长助理。2005年任院美术馆馆长。2007年——2010年受中组部委派到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挂职,任政府副州长。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展,2010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丹青云南 神韵楚雄”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作品被国家级美术机构收藏,出版有多本个人画集。

  由中国国家画院、大众报业集团、普洱市委市政府、山东省文联、云南省文联联合主办的“古道丹青墨韵普洱”舒建新艺术展将于11月1日-3日在山东博物馆举办。

  春天里,在云南普洱的山山水水中漫游,青山绵延,祥云浮幽,偶尔,有水牛反刍于稻田,有村舍隐约于竹林,驻足四顾,宛然画境。这种画境倒也是熟悉的,那就是舒建新先生的“丹青普洱”。那些衣饰琳琅的山民茶农,苔痕上阶的茶马古道,亘古如斯的边陲风情,仿佛就从舒建新的画面中延展开来,安静又生动,婉约而深情。

  熟悉舒建新先生很久了,他寄寓在水墨云烟中的文人情怀,常常给我们带来清新和感动。他早期画人物,或工或写,线条圆转,敷色随类,衣带飞舞里古意荡荡。后来,他转而画山水,是龚贤、黄宾虹一路的层层积墨,笔法酣畅中氤氲着细致和灵韵,墨色淋漓中透出磅礴的分量。与前辈不同的是,他的山水,嶙峋绵延中绝无荒寂,幽邃深密中元气袭人。尤其是画面上那些人物,不是即景敷设,而是沛然着活泼泼的生活气息,或是砍樵采茶,或是浣衣挑水,飞瀑有声,落花无言,有一种从容舒适的温暖。

  看看他的《收获的季节》:

  峰峦相连的大山,层叠着向远处延伸;亘古的风,从蓊郁的林间吹过,送来丝丝的清新;溪水从山涧里潺湲而下,升腾的白云仿佛岁月的太息。层林尽染,漫山遍野闻得到大自然醇厚的香气。是收获的季节了,几位山民挑着果实大步走在回家的路上;而另一边,身着民族服装的采茶姑娘,正涉溪朝山上走去。

  这幅画,画的是初秋之景,图中物象并不复杂,都是云南常见的景观:远山,丛树,缭绕不绝的云朵,时隐时现的水流。山取高远之势,让人的目光在层峦叠翠中推向茫茫天际,那种鸿蒙初始的安静里,分明蓄积着活泼泼的生命气息。层层积墨,渲染出山石的体积和分量,却没有太多的压迫感,倒是增加了山体的威严与雄强之势;乍看,大山似乎是画面的主题,细品,你会发现人物才是山水的灵魂——画的下方,一左一右写出两种生活场景,人物的怡然自得和山水的安静淡然相得益彰,整幅画面饱满着一种鲜活的气息。

  这种鲜活,是画家源于生活的欢喜心,是他对于那片边陲热土的爱心和平常心。

  普洱,原称思茅地区,除了那一缕陶醉世界的茶香,人们对于普洱的印象始终是疏淡的。而独特的茶马文化,悠久的人文历史,让初到普洱挂职副市长的舒建新如痴如醉。他漫步在茶马古道,当年马帮驮茶的历史遗迹依稀可见,而在他的身边,采茶归来的人们欢声笑语悠然而过,这种情景让他浮想联翩:这不正是一幅人与自然生动和谐的画面?

  舒建新真真是醉了,他用手中的画笔,记录着眼前的所见所闻,蘸着情感的墨汁,挥洒出心中的大美普洱。

  《春在茶山上》画的是初春时节的哀牢山景色。蓊郁的树林中,绿意盎然的是千年的茶园,古朴的木楼在竹林中隐约,依稀的小路在丘壑中延展。是采茶的时节了,背着竹篓的姑娘,你站在溪河边,是在等待心上的人儿,还是在和满山的白云缠绵?《晒茶图》中,又是另外一番景致:梯田层层,堆金叠翠,峰峦相连之间,无意的留白似是祥云初起,又像是天光微露。密密匝匝的树林里,透出直射的阳光,这里的阳光是没有杂质的,它均匀地洒照着新采的春茶,也镀亮了采茶人脸上的笑靥,漫山遍野处处弥漫着沁人的茶香。

  舒建新的画作,是需要沏一杯好茶,慢慢品鉴的。他的山,总是连绵起伏,没有异峰突起的奇崛,再高的山头,也一定是蓊蓊郁郁的,于是显得更加温暖。他的树,在浓重的墨色中排列有序,再浓密的皴擦,也会在光影里留出老树的斑驳。山体与树林之间,当然还有田畴和村寨,如果有溪水流过,画面就更添了几分灵动。这样的山水,比之亲眼所见的山水,更多了几分亲切。这样的画面,明朗中见深秀,质朴中见华滋,内敛的气质中流露出些许洒脱之气,显示出画家稳健从容的创作心态,以及他“以我观物”的审美感悟。

  对于中国画家来说,绘画是抒发情感、同时也是安顿性灵的载体,舒建新无疑深谙此道。中国历代文人都讲游历,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实,也只有在认识和感受之中,才能对自然审美特性在创造中加以丰富和概括。舒建新有关普洱的画作,就是在对自然万象反复观察、感触中不断参悟,又融入个人情感、审美和修养,强化在作品中的个人感受和抒情风格,所以,我们在体味他的作品意境之时,常常产生宋人郭熙提出的“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共鸣。比如《身处古道中》,迤逦的山峦中,错落的村舍和碧绿的茶园点缀其间,此情此景引人入胜。古道上,怡然缓行的人,是回家的哈尼族山民,还是画家自己?或者,那就是活在当下的我们,暂时抛却了凡世的嚣杂,任由画家的笔意引领着,安逸于千年古道的茶香墨韵。

  舒建新的绘画,呈现出一种清丽而静,和润而远的艺术美,一种迥异于古人的现代文人意识。历代的文人画,往往以道禅哲学为中心,禅的境界宁静清幽,往往是由空山、古寺、片云、幽林所组成的天地,强调空、虚、寂、静、远、幽、淡、枯、孤、清等。“一片寒林万事休,更无杂念挂心头”,讲究的是人心的安顿与平和。舒建新的绘画,承继着中国画一脉相承的文人精神,但他的绘画明显强调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既有淡远幽深,清逸雅致的古典意味,又有平静悠然、天人和谐的人间真趣,充盈着浓郁的现实关怀。画中呈现的那种安然自如的景象,不也是画家内心的镜像?

  舒建新在绘画体例上的贡献在于,他把传统意义上的山水画和人物画进行了很好的融合。中国山水画表现的是高山仰止、山高水长的大境界,人物不过是作为点景的衬托。舒建新的《丹青普洱》系列绘画,在保持山水画基本格局的同时,把人物融合在大山大川中,使自然万象与民族风情浑然一体。在绘画技法上,他用山水画的笔法画人物,让人物和山川树木相协调。在他的笔墨中,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和周围的石头、草木是一样的,山水安顿了人的生命和灵魂,人的活动也赋予山水灵动和活力,这种山水,就如同庄子“故国旧都,望之畅然”的心灵故乡。

  在这样的画面里,一山一水慰我意,一草一木驻我心。

  舒建新是在“知天命”之年来到云南的,体味过半个世纪的人生无奈和平常,经历过太多的热闹和虚妄,他在这块遥远而神秘的土地上寻到了“根”,是艺术的根,也是生活的根。舒建新依然是那个“舒哥”,天生肝肠似火的他,常常和山里汉子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白日里,他上山下乡,写生作画,见到生活拮据的乡亲,常常把身上所有的钱物送上,遇到失学儿童,就申请自费资助——这几年,他资助的孩子已经有20多位。晚上,他干脆就住在村寨里,看漫天的星星,听悠远的民歌。普洱的的星空朗净而璀璨,古老的民歌原始而柔情,久违了的生命感受让满怀文人理想的舒建新常常热泪盈眶。

  这样的情怀融进了画卷里,也就宛如一杯浓醇的普洱茶,直入肺腑,荡气回肠。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