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编名记 > 亲子家书

热闹是他们的

2012-04-27 07:29:00      作者:      来源:
围观热闹的法国大选,很多事情使人思考。网上有人晒出法国朋友的选民证,大家都羡慕说:“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民主。”罢了,热闹是他们的,我们什么也没有。
□ 傅楚楚 郭爱凤
  妈妈:
  昨天(23日)是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的结果公布日,网上的即时更新、分析,还有各种数据整理简直是铺天盖地。中国留学生们也热热闹闹地展开着讨论,早上打开微博,完全被大选的消息刷屏了。你说我们这些没有投票权的外国人怎么也这么大的热情呢?
  其实大家最关注的还是候选人对外国人和移民的政策,据票选结果的分析,今年的右翼影响更大了,萨科齐和马琳·勒庞代表的右派和极右派总得票率高达60%。就是说法国人越来越不欢迎外国人了。我大学的同学现在在华人报做记者,他说真希望梅朗雄当选,他承诺给外国人投票权。我心想,政客的话你也信,太傻太天真,就算这左派领导人真的想要施行这个政策,他也未必能通得过越来越“右”的法国选民啊。咳,不管怎样,国家是法国人他们自己的,容不得我们老外多嘴。
  外省的情况我不清楚,反正巴黎人特别喜欢谈论政治,这几天上街都听见路人不断地冒出“投票”、“候选人”、“政治谎言”这一类的词儿。投票权对他们来讲神圣且庄严,投票给哪一个候选人也是自己的隐私。一个法国朋友一家四口人,每个人政见都不同,一起出家门投票,投给不同的四个候选人,投给了谁相互之间还保密,不透口风,再一起回家,有趣得很。今年的投票时间正好赶上天气恶劣,又是假期,本来预测懒散的法国人懒得冒雨排队投票,会导致投票率较低——这都是什么借口啊!不过根据内政部发布的官方数据,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率为79.47%,略低于2007年的83.77%,是较为合理的数据。
  很多选民大概对2002年的选举意外还心有余悸,当时没有参加第一轮投票的选民比率高达28.6%,造成本来很有胜算的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意外出局。所以这次选民们的心态大概是,为了避免意外,即使对政客们充满了失望,即使天气不好,即使正在休假,也要起早排队去投票啊!
  不过,全民选举就意味着民主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多数人也会选出暴政。热闹的大选期间,也有些不那么主流的声音。某个投票口,警察拦住了一群打扮成小丑的年轻人,他们大声表达着“反对选举”的呼声,认为这种虚伪的选举不是民主,真正的民主应该渗透到公民生活中,给他们更多参与权力,左派右派都不配掌权。不过当记者问起何为解决方案时,他们表示自己不是政客,不该由他们来考虑答案。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表达不满远比提出方案来得容易。但是重要的是法国的公民有表达这种意见的自由和权利,我不知道如果放在一个不自由不民主的政治专制的国家,这样的现象会不会简单地被所谓精英们评价一句:“说明国民不具备施行全民选举制的素质”。
  素质永远不能是一句空谈,而是在实践中被检验的。围观热闹的法国大选,很多事情使人思考。网上有人晒出法国朋友的选民证,大家都羡慕说:“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民主。”罢了,热闹是他们的,我们什么也没有。和谐地借用老舍先生一句话:岁月安稳,“莫谈国事”。
              楚儿
楚儿:
  我对法国大选还真没关心得那么细,没去细探究这派那派的具体争锋。我只知道,去年“盖昂通告”之后,留学生的工作签证更难了,而今年的大选,勒庞之类的右翼们的主张,使得想留法工作的学生们越加雪上加霜。其实也无所谓啊,如果巴黎阳光正好,可以继续欣赏,如果风雨如晦,就打起背包,回家便是了。
  今天在网上看了个电影,《黑蝶漫舞》。你看过吧?电影描写南非女诗人英格丽琼蔻在种族隔离时代如何对抗体制,并因种种人生的幻灭而投海自杀,年仅32岁。她的出名,是在30年后,因了那首被曼德拉在出狱后的就职演讲中引读的《尼昂加死去的孩子》。从电影中看,这是她诗集中占比例不算太大的具有政治化的一首诗。而据说导演之所以要拍女诗人,正是受这首诗的震动与启发。我猜想,或许是依然存在的社会现实才是导演的拍摄灵感之源,英格丽琼蔻,则是导演切入故事的最好由头罢了。电影中的一个段落让人觉得意味深长。英格丽琼蔻是白人,身处南非,所见处处都是种族隔离。她向往欧洲。或许她认为,只有远方的欧洲才是开放的,文明的,包容一切的。但后来她到了欧洲之后,先期逃离到巴黎的黑人作家尼克西却对她说,“欧洲,永远不是非洲人的家。”
  说这话时,他们身处在上世纪的60年代。
  现在呢?半个世纪过去了,在很多人眼里,欧洲,依然不是非洲人的家,大概也不是其他族群人的家。
  英格丽琼蔻是诗人,诗人用特有的方式抗议。而普通人,对不太满意的现实,完全用不着那么激烈,转个身就会看到,条条大路通罗马。况且,“热闹是他们的”。
              妈妈
廉卫东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