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编名记 > 亲子家书

生命的“笼子”在哪里

2012-03-29 22:53:00      作者:      来源:
我小时候,常听姥姥说,“这山看着那山高,到了那山把脚跷”,是说人看不到眼前的好,总盯着远处的好。到了那个远处,“远处”也成了“眼前”,还是不满意,还得往再远处跑。这句俗语现在想来,也有积极的意思在里面,正是不满足于眼前,人才会朝着自己认为理想的方向奋斗吧?

    □ 傅楚楚 郭爱凤
妈妈:
    周末慧打电话给我,嚷嚷着要报复社会,说政策突然生变,移民加拿大的事情恐怕要泡汤,叫我去战神公园陪她散步。
    原来加拿大移民局缩紧名额,从3月22号起,一年之内,只有特定专业,比如计算机、机械之类才有资格递申请材料。而慧的专业是应用法语教学,太偏文科,不在其中。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她因为和女友的居住证明还有两个月才满一年,所以一直没有寄出材料。现在匆忙寄出,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一向很宽松,尤其往魁北克的法语区移民更容易。于是在巴黎催生了好几家华人办的中介,专门帮中国人办理加拿大移民手续,每一家生意都很好。中国的有钱人爱好移民是出了名的,据说资金移民每年分配的100个名额,能有80个被中国人占了去。加拿大的第二官方语言是中文,大概也是这样来的吧。这下政策一变,估计中介们都要失掉不少生意。
    三月末的午后,阳光明媚,公园里的草地上坐满了游人。有全家带了孩子,有情侣,有一大帮朋友聚会,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满足的笑容。我回头看看坐在身边的慧,还是一脸愁容——为了怎样能不回到自己的国家而发愁。她哀声叹气地说:“我还没敢跟我妈说这事儿呢,她要知道了肯定让我马上回国,然后结婚生孩子,然后这么过一辈子……”
    我想劝慰她几句,可是又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只好也枯坐着。看着身旁那些幸福的人,心里有些凄凉的感觉。法国也好,加拿大也好,到处都不欢迎你。你为了留在这里,背井离乡,拼尽全力,只为了得到别人生来就拥有的东西。比如高达70%的医疗保险,比如一张世界畅通的护照,比如一张代表权利的选票。
    你要问,留在国外那么难,回来不就行了?反问一句,那些漂在北上广,为了几十平米蜗居奋斗的年轻人们,他们为什么不回到家乡,轻轻松松地过悠闲生活呢?再往远里说,农村来的青年,进城务工,他们为什么都要尽力地在城市里扎下根来,而不回到田里干农活呢?以己度人,就知道其中的道理了。
    笼子里的鸟儿,飞了出去,知道了什么是自由,便不想再回到笼中了。即使安定,即使有人投喂,却只能做个供人观赏的宠物。国人移民争先恐后,可不就是向往那笼外的鸟儿吗?
    我们在公园坐了一阵,直到傍晚,她的女友来找她。聊天时又说起移民的事,俩人相互都有抱怨。可是看着她们俩拌嘴,我倒觉得有个人一起努力,改变未来的目标,不管成没成功,都是件挺幸福的事儿。
    楚儿

 

楚儿:
    知道你这阵子在闭门做论文,想必是极枯燥辛苦。既然巴黎近日阳光尚好,就该多到屋外晒晒太阳。巴黎阴雨天气多,在阴雨天里呆久了,人未免会阴郁。或者,先放下论文,干脆出去旅游吧,你们的春假快到了吧?
    我在看一本美国人写的《禅的行囊》,应该算是一本中国各地佛教圣地的行走笔记。作者叫比尔·波特,是个汉学家。向欧美翻译了不少中国佛教经典。一个在美国文化中长大的人,却热衷于到中国文化中体味生命。他说自己小时候觉得家里的钱多得像是风刮来的,而他的父亲曾参与银行抢劫而入狱。比尔年少时羡慕一个朋友“靴子里永远藏着枪”的威风,后来,他到中国的深山名寺探访时又甘愿陋室素食地清简与低调。有句口号叫什么?“态度决定一切”,让我特别感兴趣的正是比尔的心态。
    我小时候,常听姥姥说,“这山看着那山高,到了那山把脚跷”,是说人看不到眼前的好,总盯着远处的好。到了那个远处,“远处”也成了“眼前”,还是不满意,还得往再远处跑。这句俗语现在想来,也有积极的意思在里面,正是不满足于眼前,人才会朝着自己认为理想的方向奋斗吧?
    有个关于苏格拉底的故事你一定知道。苏格拉底和一个朋友一起登山。结果两人都没有到达山顶,苏格拉底一脸幸福,因为他一路上都在欣赏美丽的风景;朋友却很沮丧,因为只想着登顶的目标,没顾得上看一路的风景。嘿,这故事大多是随便什么人编的,但道理不废。
    选择生活在哪里,你满意还是不满意,多数时候其实是取决于你的心态。人居大城市,会抱怨喧扰与逼仄,忘了在享受繁华与便利;或在乡间,又只会嫌恶陋规与不便,却忽视了清风与朗月。
    像比尔,常年远离美国的现代文明,朝向中国的深山,不知在他心中,生命的“笼子”又会是哪里?
   妈妈

娄和军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