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编名记 > 亲子家书

坐下来,听听对方

2012-02-17 10:30:00      作者:      来源:
有回看你传来一个什么节日时的照片,见一个法国男孩把手搭在你肩膀上合影,吓了我一跳,这是谁啊?后来你说,只不过是一个过路的,见一群中国女孩儿,就邀请合影。嘿,法国人还当真浪漫啊,谁认识你啊?
□ 傅楚楚 郭爱凤
  妈妈:
  昨天和负责欧洲翻译协会的Le Ny先生聊天,他也算是个知识渊博见多识广的老先生,可是聊起当代的中国社会,他和大多数法国人一样,了解很浅。比如他听说我竟然不会写毛笔字,就问我,难道中国人现在不用毛笔写字了吗?我不禁乐了,赶紧照实回答,当代中国人和西方人一样,用圆珠笔钢笔写字,书法是兴趣爱好,也是一门艺术,并非人人都会。而且一般都是中老年人才会书法或者有习惯练习书法。
  他听完若有所思,说:“我上小学的时候,课堂上还教学生用羽毛笔写字,现在的小学也不教了,看来中国也一样现代化了。”又问我,“你平时做什么运动,会打太极拳吗?中国人是不是都会太极拳?”边说边比划了一招类似“云手”的动作。我本想说我会啊,我的高中一直有太极拳比赛这个传统呢,但是转念一想,应该先告知他普遍情况,于是说,太极拳并非人人都会,只是一种健身运动,一般也是老年人的爱好。
  Le Ny似乎因为自己对中国的固有观念有些羞赧,转而谈起他的儿子1998年去北京时的见闻,说早上总是看到有人遛鸟。他们把鸟装在笼子里,发出指令,好像训练狗一样训练鸟儿。这下轮到我有些不自在,把鸟养在笼子里观赏,遛鸟,好像的确是中国特色,对西方人来讲算不算侵犯动物权利呢?之前1993年北京申奥宣传片就有笼中鸟的镜头,引起过不少争议,可能也间接导致了申奥失败。
  我想了一下,回答他说:“养鸟遛鸟是当年清朝满族贵族的爱好,现在也是很有北京风味的一种传统,一般也是老年人的爱好,毕竟他们闲暇时间多一些。”说完我心里也无奈了,怎么西方人对中国的印象基本都是老年人的生活习惯呢?中国的年轻人难道没有在他们心中留下什么印象吗?
  我心里还庆幸了一下他没有问到中国人是不是都吃狗肉这个经典问题。如果哪天一个吃狗肉的中国人和一个把狗当成家人的法国人聊起这个话题,必定能吵翻了,并且从此不相往来。
  几次和法国人聊天,发现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大致相同,法国人心目中的中国人,应该是这样的:早上起得很早,去公园遛鸟,打太极拳——或者练功夫,喝茶,书信来往用毛笔,说话大嗓门儿,聊天像吵架,购物用现金,花钱不看价格。啊,这种两极的描述令我哭笑不得,好像一个传统的民国文人突然变成了炫富的新贵。
  不过,中国人对法国肯定也有很多固有观念吧?比如很多人会觉得法国人浪漫多情,爱迟到,人人都有艺术天赋,谁知道呢。你对法国人有什么固有的印象呢?下次聊天我转述给法国人,大家打成平手,嘿嘿。
               楚儿
楚儿:
  看了你的信,我立刻静下心来想,我印象中的法国人?因为既没到过法国,也不认识法国人,就只有来自书本里的间接印象了。确实,第一印象是浪漫。这是有关杜拉斯的故事产生的印象。她的爱情生活五彩斑斓,到了70岁,还与不到30岁的杨·安德烈亚热恋一场。可是,她的浪漫并不让我觉得美,70岁的老太太与30岁的英俊小伙站在一起,有美感吗?而且觉得,她浪漫得有点变态:杨与其说是她的恋人,不如说是她的仆人兼受虐者。她对杨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况且,杨还是个同性恋者。其实,即便是闻名于世的《情人》,一个年近30岁的男人与15岁女孩儿的故事,让人更多看到的,也只是惊世骇俗吧?
  同是获过法国最高文学奖龚古尔文学奖的女作家,我倒更欣赏和接受波伏娃。她与萨特相恋终生,尽管他们之间也有枝枝蔓蔓,但共同的精神追求使他们彼此深爱一生,这才是浪漫。  
  有回看你传来一个什么节日时的照片,见一个法国男孩把手搭在你肩膀上合影,吓了我一跳,这是谁啊?后来你说,只不过是一个过路的,见一群中国女孩儿,就邀请合影。嘿,法国人还当真浪漫啊,谁认识你啊?
  你可能对两种不同文化或两个不同国别的人对彼此了解不够有切身的体会,其实,就算是同种同族,彼此的了解也很缺乏。比如我们对周围的同事、朋友,甚至亲人,也常常会因为了解不够而产生隔阂与误解。比如父母与孩子,周国平在一本书里写道:父母对儿女的爱,很像诗人对作品的爱,他们如同创作一样在儿女身上倾注心血……但儿女不完全是我们的作品,即便是作品,一旦发表,也会获得独立于作者的生命,不是作者可以支配的。否则,就会可悲地把对儿女的爱变成惹儿女讨厌的专制了。
  这是哲学家的思考。一般父母如我们,哪会理解到这个层次?
  有本《一字禅》的小书,有关汉字的。说“坐”是两个人坐在地上,平等对谈,尽管中间有道隔壁。看来,为人父母者,是该与儿女一起坐下来,好好谈谈自己,听听对方。对吧?
               妈妈
娄和军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