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编名记 > 报史史话

匡亚明:回忆《大众日报》的创刊

2013-10-28 20:23: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大众日报》的创刊,其意义非常重大。它当时是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为了动员人民起来抗战,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向全省人民公开发行的一张党报。可说《大众日报》的创刊,是山东报业的新开端、新纪元。
 
《大众日报》第一任总编辑、社长兼总编辑
1
《大众日报》第一任总编辑、社长兼总编辑匡亚明

  作者:匡亚明

   《大众日报》的创刊,其意义非常重大。它当时是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为了动员人民起来抗战,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向全省人民公开发行的一张党报。可说《大众日报》的创刊,是山东报业的新开端、新纪元。

  酝酿办报

  1939年以前,那时我在六十九军。国民党为了拉拢六十九军,又把它升为第十军团。其实还是一个军。它的编制又像八路军,又不像八路军,有秘密共产党员。它有一个政治部,我到六十九军时,张友渔是部长,封我为副部长,后来六十九军改为第十军团,又聘任我为第十军团的顾问。我跟郭洪涛第一次见面是在六十九军,而他就是代表中共中央山东分局来的。后来第十军团要离开山东,可能是行军到费县(记不清楚了),郭洪涛、张经武、郭子化三人到这个地方来,表面的目的是欢迎,实际是来说服第十军团留下。最后他们第十军团还是要走,我讲我要留下来。我认为山东很好,能够开展游击战争。当时他们还送了我一笔钱,所以到了王庄以后,我是最富裕的一个。我经常到大众饭馆吃饭,一个肘子、一杯酒,一个馒头,哪个愿意跟我吃的,都可以。当时郭洪涛跟我个别交谈过,谈到办报的问题。那时还没有到王庄。我说我留在山东,在山东分局也不能干别的事情,我可以办一张报纸。

  办一张共产党的报纸

  办一张什么样的报纸呢?郭洪涛说,办一张报纸,很好。当时还有孙陶林,经过一番研究,概括起来有几条:第一条,这是个党的报纸,代表山东分局的机关报 ;第二条是一个统一战线的报纸,一切消息、言论等等都要考虑到有利于统一战线;第三条,是群众性的报纸,要广泛发动群众。叫什么报纸好呢?想一想,报纸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叫《群众报》吧,也可以,《大众》吧,也可以。最后确定叫《大众日报》。定下来以后,办报的方针也明确谈了一下。第一要广泛开展统一战线 ;第二要大力开展群众运动 ;第三要坚持宣传党的抗日战争的方针政策。宣传抗战,坚持抗战,解释抗战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增强抗战的信心。那个时候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抗战能不能胜利?能不能坚持下去?等等。那时沈鸿烈正在东良店,因为我曾经给他当过高级参议(他是国民党省政府主席),所以山东分局确定用我个人的名义到东良店拜访他。他知道我到八路军这边来了,他也有意跟八路军搞一点关系,所以我顺便提出办报经济上还有一些困难,他捐了五百大洋。报纸还专门登了一个鸣谢启事,这是经过山东分局同意的。后来,又有几个人来参加办报,有何浩、李辛夫、王平权等等。山东分局确定,由刘导生同志任社长,我作总编辑。总编辑分管编辑部,刘导生同志全面掌握。发刊词就是根据山东分局讨论的办报方针由我写的。那个时候,真正办过报的,只有我一个人。出第一张报的时候,大家都不知怎样排,就采取画样的办法,因为印刷所的工人也没排过报,只有照我们画的样子排。

  艰苦的开始

  那时山东分局驻在沂水县的王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大众日报》就诞生在这个小山村里。在这样一个交通闭塞的小山村里,创办一个党报来鼓舞全山东人民(实际上还包括当时的苏北、皖东等地区)的抗日斗争,是要和许多现在看来是难以克服的困难作坚决斗争的。

  我们第一个遇到的困难是干部问题。分局大力抽调干部,结果全报社只调集了十几个人,高小和初小毕业的小青年占了多数。这些人当时不仅缺乏办报经验,更重要的是缺乏斗争经验,只凭一股热情和干劲。就靠这些人,在分局领导下,终于办成了这张报纸。这些人现在大都成了很好的报纸工作者和干部了。

  第二个遇到的困难问题是当时我们党没有全国性的通讯社,我们只能依靠收音机(开始连收音机也没有)收听一些国民党通讯社和外国通讯社广播的国内外新闻,编这些新闻,是一件很吃力的事。

  第三个遇到的困难是印刷问题。费了很大力量,弄到一架四开机,像宝贝一样地安放在离王庄数里远的小山沟——云头峪小山村里。找到几个印刷工人,但没有一个曾排印过报纸。于是更增加了编辑工作的困难。编辑要一字不差的计算字数,划好版样,才能送到印刷所去。

  第四个遇到的困难是发行问题。开始主要依靠肩挑,后来能用毛驴驮送,就算很"阔气"了。为了穿过一条条封锁线,我们那些英勇而平凡的发行员,得利用晚间冒着生命的危险才能把一张张报纸送到读者手中。

  此外,诸如纸张、油墨、铅字等等困难,都时时威胁着我们。在党的领导下,我们全体报社同志团结一致,以集体主义精神,终于克服了所有困难,不但办起了这张报纸,而且在任何条件下不间断地坚持了和发展了这张报纸。

  学习列宁办《火花报》

  当时,我们很强调党报观念,认为从事党报工作是很崇高的。为了在这方面引起大家的重视,我记得那时我身边还带了几本书:一本是《列宁选集》,一本是《列宁的生活》,都是英文版的。《列宁的生活》中,有相当长的一部分是写列宁怎样办《火花报》的。为了加强党报思想教育,我就从这本书里翻译了列宁如何办《火花报》的有关章节,在《大众日报》上发表,连载4期。我们一开始办报,就强调党报的重要性,加强党报、人民报纸的教育。

  工作队、战斗队和编辑队……

  所谓在任何条件下都不间断地坚持了和发展了这张报纸,主要是指的战争和敌人"扫荡"的情况。

  《大众日报》是在战斗中诞生,并在战斗中不断发展起来的。它整整经历了两个战争时期,即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大众日报》自创刊以来的20年,有整整11个年头是在战争中度过的。

  战争锻炼了山东的党,锻炼了山东人民,也锻炼了《大众日报》。

  在任何条件下坚持出报,坚持把报纸送到读者手中,是党交给《大众日报》的战斗任务。《大众日报》的同志们没有辜负党的期望,他们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战斗任务。报纸成了战斗中鼓舞人心,鼓舞士气的最好的工具之一。

  紧张的战斗一来,敌人的"扫荡"一开始,《大众日报》的全体人员就和武装部队一样地动员起来了。他们组成了工作队、战斗队和编辑队、印刷队、发行队,既要和敌人搏斗,又要做群众工作,还要坚持出报、送报等等。

  我不想一次一次地去叙述那些英勇慷慨的战斗故事。我只想举一个小小例子。那是1939年的夏天,日本鬼子第一次"扫荡"沂蒙山区。那时《大众日报》已大大发展了,全体工作人员已增到一百五十余人。但还没有经历过敌人的"扫荡",还没有经历过实际战斗生活的锻炼。但敌人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扫荡"和战斗,决不会等我们有了战斗经验才开始。战斗经验是要在实际战斗中才能取得的。《大众日报》的全体人员在分局指示下立刻作了战斗准备。英勇的印刷工人和部分工作人员组成了一支八十余人的真枪实弹的战斗队,其余人员分别组成宣传队、工作队、编印队等。这一支队伍,曾经和投敌的地主武装战斗过,和日本侵略部队战斗过。他们一面袭击敌人,发动群众,一面仍不间断地改用油印出报。在这个期间的战斗中,杀伤敌十余人,我受伤五、六人,牺牲一人,即当时的营业员赵君同志。他是一个忠实勇敢的出色的共产党员。他的牺牲,更加增强了全报社同志的战斗意志,鼓舞了附近的抗日人民。

  《大众日报》就是在这样一次一次的战斗和反"扫荡"的实际斗争中锻炼、发展、成长起来的。许多忠勇的同志在这些斗争中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应该纪念这些英勇牺牲的同志。他们的名字将永垂不朽!

  《大众日报》在兄弟抗日根据地

  《大众日报》不仅成为山东人民喜爱的报纸,而且在许多兄弟抗日根据地的干部和群众中,也是一份受欢迎的报纸。据说,曾经有一个时期,有些兄弟根据地的干部和群众,以能经常读到《大众日报》为快事。

  《大众日报》为其他兄弟抗日根据地的同志所欢迎,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据了解,主要的原因不外以下诸端:

  一、言论和报道能比较正确地反映当时党的政策精神。

  二、文字较生动,编排较活泼。

  三、在任何战斗情况下都能坚持出报,坚持送报。

  《大众日报》过去的这些特点,是很可贵的。虽然,《大众日报》现在已远远超过了这些特点,但经常重温这些特点,是有益处的。

  (据《大众日报回忆录》刊载的匡亚明同志建国后回忆文章整理)

  作者简介:

  匡亚明,1906年出生于江苏省丹阳市导十镇匡村一个贫苦的塾师家庭。1924年参加革命活动,1926年9月在上海大学学习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和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先后任上海沪东、沪西、闸北等区共青团区委书记及党的区委常委,共青团无锡中心县委书记,共青团江苏省委巡视员,其间1927年曾以团江苏省委特派员名义参加领导宜兴秋收起义。

  1931年和邓中夏同志一道任中共沪东区区报编辑,后又任中共中央和江苏省委合办的以公开形式出现的报纸上海《日日新报》主笔,中共江苏省徐海蚌特委宣传部长,上海工会联合会(即总工会)秘书长兼宣传部长等。1926年至1937年先后被捕多次,共关押四年余,受尽种种酷刑,坚贞不屈。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共中央山东分局机关报《大众日报》第一任总编辑、社长兼总编辑,中共中央情报部(延安)政治研究室副主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兼华东局机关报《大众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兼总编辑。解放后,历任华东政治研究院党委书记兼院长,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大区撤销时,主动要求到学校工作,历任东北人民大学(后改名吉林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第五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南京大学名誉校长。

  1996年12月16日在南京逝世,享年9l岁。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