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在线 > 民生记者在行动

垃圾随手扔 乡村难美丽

2013-12-11 16:46: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在文兴坡村,垃圾能绵延甚远,甚至能距离村庄百米之远。村民张全宝(化名)说,一年前村里安装了垃圾桶,虽然每天有车辆来把垃圾运走,但村民随手扔垃圾的习惯却不是一下子能改得掉的,还有一些村民喜欢干活的时候把垃圾带出来扔掉。村民长久以来养成乱扔垃圾的不良习惯,并非一朝一夕能彻底根除干净的。如何提升村民的环保意识,培养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是“乡村文明行动”最为薄弱最容易忽视的一面。
  新驿镇文兴坡村一个干涸的小池塘里铺满各种垃圾,气味难闻。□记者 鲍青 报道

  □ 本报记者 鲍青

  轰轰烈烈持续进行的“乡村文明行动”,扮靓了兖州市(今济宁市兖州区)各个乡镇的多个村庄。诸多村庄在乡村环境治理中受益匪浅,旧貌换了新颜。然而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在人工治理后的乡村环境中,还存在着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如何保持环境始终如一、整洁干净?成了摆在“乡村文明行动”后续措施中的一个棘手难题。例如,记者10月31日在兖州市新驿镇文兴坡村走访时发现,村民们根深蒂固乱丢垃圾的陋习仍未有效根除,村内环境面临反复的危险。

  村民告诉记者,要杜绝乱扔垃圾的陋习,除了要从硬件上加大投入外,更要加大对村民环境意识的培养。否则永远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乡村环境治理一旦“降温”,就有可能让垃圾围村现象死灰复燃,重蹈覆辙。

唯一例外:村中央池塘成治理“遗漏” 

  自今年以来,新驿镇对多个乡村开展了大规模的乡村环境综合治理行动。记者在许多乡村的村居墙壁上,都见到了此次活动的宣传口号。经过多个乡村的走访,记者发现这些乡村在综合治理后,生态环境都有了巨大的提升,“治理前和治理后就是不一样”,有村民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然而在新驿镇文兴坡村,乡村环境却出现了反复的苗头。在村中央的一个干涸的小池塘边,有一个规模不大但非常扎眼的垃圾堆。这个垃圾堆与焕然一新的乡村环境,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据村民讲述,这些垃圾主要是周围群众“举手投足”间随意“创造”出来的。一位路过的村民见记者正在拍照嘟囔道:“这有什么好拍的,农村不都这样吗?”许多农民认为,农村本就是“脏乱差”,应该见怪不怪。

  其实,这个小池塘更是文兴坡村潜伏的一个“垃圾场”。小池塘的主要部分,虽面向马路但因有诸多建筑物阻挡,外人不易发现其金玉其外内有乾坤。待记者绕了半个村庄,到达小池塘宽阔的一侧时,才赫然发现这个小池塘着实不简单,塘底几乎铺满了“白色垃圾”。这些“白色垃圾”清一色年代较久,呈现出陈旧的暗灰色,和满池塘的枯黄落叶杂乱堆在一起,远远看去很难分辨清楚。

  这个占地不到一亩的小池塘,成了村内生活垃圾的天然集中地。村民说,村内集中整治环境的时候,因为这里不起眼,不容易发现,就没有严格处理。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整个文兴坡村的例外。“整个村庄环境都不错,就这个小池塘脏得很。”因为时间较久,大量的垃圾在风吹日晒、雨打雪盖中发生了发酵反应,酿造了一股难闻的气味。记者为了深入池塘,尝试徒步接近池塘中央,结果半路就被垃圾的怪味道给呛了回来。

屡见不鲜:村外环境也有不足 

  除了村内环境有小池塘这个“瑕疵”外,村周围的生态环境也有不足之处。记者在文兴坡村南走访,照样发现了村外环境残存“脏乱差”的情况。村外的沟渠里,虽有厚厚落叶作为遮挡,但若仔细观察,能瞧见落叶之中也有垃圾出没。

  这些生活垃圾,是从前村民日出而作时随手携带扔到这里来的。干活的村民张全宝(化名)说,要是都随手扔在村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很不好看。所以“很多村民喜欢干活的时候,把垃圾带出来扔掉”。这也能解释为何文兴坡村垃圾能绵延甚远,甚至能距离村庄百米之远。而这些藏身村外的垃圾点,大多成了乡村环境综合治理最容易遗漏的“例外”。

罪魁祸首:乱扔垃圾陋习根深蒂固 

  这些垃圾堆的顽固难除或死灰复燃,部分因为乡村环境综合治理有所偏重,对个别垃圾堆选择性忽视,留下了“历史遗留问题”;更重要的则是因为,长久以来养成乱扔垃圾的惯性思维,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并非一朝一夕能彻底根除干净的。

  诚如村民张全胜(化名)所说,一年前村里给配备上垃圾桶,虽然每天都有车辆来把垃圾运走。但村民们随手扔垃圾的习惯,却不是一下子能转过弯改得掉的。“一犯懒,就随手往外扔,多方便。只要有一家往外扔,就有好多家跟着学。”

  强大却恶劣的示范效应,让乱扔垃圾的传统陋习无法根除,也让文兴坡村崭新的环境面临反复的危险。然而如何提升村民的环保意识,培养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却是“乡村文明行动”最为薄弱最容易忽视的一面。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