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周末 > 连载

金陵十三钗(3)

2011-08-31 14:48: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风尘女子抗战记——

  □ 严歌苓

  某处的火光衬映着那坍塌的轮廓,沦为废墟也不失高大雄伟。主楼跟她所在的工厂相隔一条过道,过道一头通向边门,另一头通往主楼后面的一片草坪。英格曼神甫爱它胜于爱自己的被褥,自豪地告诉他的教民,这是南京最后的绿洲。几十年来供教民们举行义卖和婚丧派对的草坪上,眼下铺着一张巨大的星条旗和红十字旗。草坪一直绵延到后院,若在春夏,绿草浮载着英格曼神甫的红色砖房,是一道入得童话的景观。东边起了微弱的红霞。
  这是一个好天。很多年后,我姨妈总是怨恨地想:南京的末日居然是一个好天!
  孟书娟迈着被毛巾隔离的两条腿,不灵便地走回《圣经》工场。爬上楼梯后,她马上进入梦乡的和平。
  天微亮时,女学生们都起来了。是被楼下爆起的女人哭闹惊醒的。
  阁楼有三扇扁长形窗户,都挂着防空袭的黑窗帘和米字纸条。纸条此刻被女学生们掀开了。从那些小窗可以勉强看到前院和一角边门。
  书娟把右脸蛋儿挤在窗框上,看到英格曼神甫从后院奔向边门,又宽又长的起居袍为他扬着风帆。英格曼神甫边跑边喊:“不准翻墙!没有食品!”
  一个女学生们大着胆子把窗子打开。现在她们可以轮挨着把头伸出去了,边门旁的围墙上坐着两个年轻女人,穿水红缎袍的那个,像直接从婚床上跑来的新嫂嫂。另一个披着狐皮披肩,下面旗袍一个纽扣也不扣,任一层层春、夏、秋、冬各色衣服乍泄出来。
  女孩们在楼上看戏不过瘾,一个个爬下梯子,挤在《圣经》工场的门口。
  等书娟参加到同学的群落中,墙上坐着的不再是两个女子,而是四个。英格曼神甫刚才企图阻拦的那两个,已经成功着陆在教堂的土地上。连赶来增援的阿顾和陈乔治都没能挡住这个涕泪纵横的先头部队。
  英格曼神甫发现工场门口聚着一群窃窃私语的女学生,马上凶起来,对阿顾说:“把孩子们领走,别让她们看见这些女人!”他那因停水而被迫蓄养的胡须有半厘米长,所以他看起来陡然增高了辈分。
  书娟大致明白了眼前的局面,这的确是一群不该进入她视野的女人。
  女孩中有那些稍谙世故的,此刻告诉同学们:“都是堂子里的。”“什么是堂子?”“秦淮河边的窑子嘛!”……
  阿多那多副神甫从主楼冲出来,跑着喊着:“出去!这里不收容难民!”他比英格曼神甫年轻二十多岁,脸比岁数老,头发又比脸老。他的名字叫法比,教民们亲热起来,叫他扬州法比。法比地道的扬州话一出口,女人们和哭闹恳求便突然来了个短暂停顿。然后她们确信自己耳朵无误,喊出与菜馆厨师、剃头匠一样字正腔圆的扬州话,确实是眼前凹眼凸鼻的洋和尚。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窑姐说:“我们是从江边跑来的!马车翻了,马也惊了。现在城里都是日本兵,我们去不了安全区!”
  一个是十七八岁的窑姐抢着报告:“安全区连坐的地盘都不够,就是挤进去,也要当人秧子直直地插着!”
  一个浑滚滚的女人说:“美国大使馆里我有个熟人,原来答应我们藏到那里头,昨天夜里又反悔了。不收留我们了!姑奶奶白贴他一场乐呵!”
  一个满不在乎的声音说:“日他祖宗!来找快活的时候,姐姐们个个都是香香肉!”
  书娟让这种陌生词句弄得心乱神慌。阿顾上来拉她,她犟开了。她发现其他女孩已经回到阁楼上去了。伙夫陈乔治已得令用木棒制止窑姐们入侵。他左一棒、右一棒地空抡,把哀求退还给女人们:“姐姐们行行好!你们进来也是个死!要么饿死,要么干死。学生们一天才两顿稀的,喝的是洗礼池的水,行行好,出去吧!……”木棒每一记都落在水门汀地面上和砖墙上,一记记回震着他的虎口和手腕,最疼的是他自己。先上来的女人用石头把墙头插的碎酒瓶、烂青花碗茬子敲下去。
娄和军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