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周末 > 连载

金陵十三钗(6)

2011-08-31 14:45: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 严歌苓

  书娟和女同学们现在都在阁楼上了,三个窗口挤着十六张脸。十五张脸上都是诧然,只有书娟以恶毒的目光看着这个下九流女人如何装痴作憨,简直就是一块怎么切怎么滚的肉。
  “法比也不问问人家找什么。”红菱一嘟嘴唇。
  “找什么?”法比没好气地问。
  “麻将牌。刚才掉了一副牌在这里,蹦得到处都是,你还记得吧?捡回去一数,就缺五张牌!”
  “国都亡了,你们还有心思玩?”
  “又不是我们玩亡的。”她说,“再说我们在这里不玩干什么?闷死啊?”
  红菱知道女孩子们都在看她唱戏,身段念白都不放松,也早不是来时的狼狈了,一个头就很花了心思梳理过,还束了一根宝蓝色缎发带。
  窑姐中的某人把赵玉墨叫来了。五星级窑姐远远就对红菱光火:“你死那儿干什么?人家给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回来!”她说话用这样的音量显得吃力,一听就不是个习惯破口叫骂的人。
  “你们叫我来找的!说缺牌玩不起来!”红菱抱屈地说。
  “回来!”玉墨又喊,同时上手了,揪着红菱一条胳膊往回走。
  红菱突然抬起头,对窗口扒着的女孩们说:“你们趁早还是出来!”
  没人理她。
  “你们拿五个子玩不起来,我们缺五张牌也玩不起来。”红菱跟女孩们拉扯起生意来了。女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个胆大的学她的江北话:“……也玩不起来……”一声哄笑。
  法比呵斥她们:“谁拿了她东西,还给她!”
  女孩们七嘴八舌:“哪个要她的东西?还怕生大疮害脏病呢!”
  红菱给这话气着了,对她们喊:“对了,姑娘我一身的杨梅大疮,脓水都流到那些骨牌上,哪个偷我的牌就过给哪个!”
  女孩们发出一声作呕的呻吟。有两个从窗口吐出唾沫来,是瞄准红菱吐的,但没有中靶。
  女学生们恋战,不顾法比的禁令,朝眼看要撤退的窑姐们喊道:“过来吧!还东西给你!”
  红菱果然跑回来。阁楼窗口上一模一样的童花头下面,是大同小异的少女脸蛋儿,她朝那些脸蛋儿仰起头,伸出手掌:“还给我啊!”
  叫徐小愚的女学生说:“等着啊!”
  赵玉墨看出了女学生居心不良,又叫起来:“红菱你长点志气好不好?”她叫迟了一步,从三个窗口同时扔下玩游戏的猪拐骨头,假如她们的心再狠一点、手再准一点,红菱头上会起四五个包,或者鼻梁都被砸断。
  法比对女孩们吼道:“谁干的!……徐小愚,你是其中一个!”
  但孟书娟此刻推开其他同学,说:“不是小愚,是我。我干的。”
  晚上,火光更亮了,亮得女孩们都无法入睡,书娟旁边是徐小愚的铺,徐小愚的父亲是江南最大富翁之一。他的买卖做到澳门、香港、新加坡、日本。南京抵制日货的时候,她父亲把日本货全部换了商标,按国货出售,一点都没有折本。他跟葡萄牙人做酒生意,成吨的红、白葡萄酒都是他用廉价收购的生丝换的。威尔逊福音堂做弥撒用的红酒,也都是他捐赠的。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这天夜晚,藏在地下室仓库里的秦淮河女人们喝的,正是徐小愚父亲捐的红酒。
  小愚把一条胳膊搭在书娟腰上,试探她是否睡着了,书娟觉得马上反应不够自尊,因为小愚昨天是苏菲的密友,今天傍晚小愚用猪拐骨砸那个叫红菱的窑姐,书娟存心替她担当了罪责,就是要小愚为自己的变心而自责。果然,书娟一举把小愚的心征服了。小愚在自己的胳膊上增加压力,书娟动了一下。
  “你醒了?”小愚耳语。
  “干什么?”书娟假装刚醒。
娄和军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