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周末 > 旅游

普洱:人生不只如初见

2014-01-07 18:54: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如果说旅行的意义在于寻找一处与现实生活相异的场所来发现未知的自己,将挑战刻板、常规视为平常事的普洱是不错的选择。
 
  静如处子的勐梭龙潭
    □文/图 本报记者 付玉婷

  无边的森林情意绵绵,

  香浓的普洱醉人心田,

  你没看的风景像山花一样多,

  还有多少思念的河……

  舍不得哟舍不得,我实在舍不得,

  最想么就是你再来,

  要多快乐有多快乐。

   ——澜沧拉祜民歌《实在舍不得》

  见识过黄金周人山人海的场面,很少有人还愿意去游客扎堆的地方。看准这一市场,省内某知名旅行社正在开发一系列以“拒绝审美疲劳”为卖点的非常规旅游线路,地处云南西南,与越南、老挝、缅甸接壤的普洱是其中之一。

  2013年12月10日起,记者跟随该旅行社在普洱逗留了五天四夜。回想起来,这段旅程最让人津津乐道之处在于“出乎意料”。如果说旅行的意义在于寻找一处与现实生活相异的场所来发现未知的自己,将挑战刻板、常规视为平常事的普洱是不错的选择。

 

  空山版画艺术中心

空山夜 

  昆明长水机场主通道里最大的广告牌都和普洱相关,除了墨色铺就的“茶”字随处可见,“妙曼普洱”的旅游宣传口号出现次数也很多。这种宣传力度与普洱现在的名声还不太相符,普洱总被认为是搭了“普洱茶”的顺风车;而对于喜好成熟市场的山东游客,大理、丽江似乎才足够激起出发的欲望。看过行程首站空山版画艺术中心(下称“空山”),我开始对这个在云南旅游市场初露头角的地方有了信心。

  我们在晚饭后前往空山。沿着一段鲜花夹道相迎的上坡路走个五分钟,夜幕中那栋被灯光映照得色彩缤纷的三合院式建筑,便是空山了。空山得名“空山新雨后”,曾作为军事管制区,而现在,这里是绝版木刻艺术家马力和他的朋友创建的公益性艺术机构。

  普洱旅游发展委员会市场科科长罗树忠介绍说,绝版木刻与传统三色版画最大的不同是仅用一块板创作,刻一次版,印一次版,作品完成了,原版也毁了,于是成为弥足珍贵的绝版作品。木刻内容几乎全部取自身边,在马力、贺昆等边疆艺术家的刻刀下,普洱当地的亚热带景观和少数民族风情呈现出一种苍凉而坚实的姿态,画面很安静,色调很梦幻,若是被迷住了,那色块便凝成一股股暗流直击眼睛和心灵。

妙曼城 

  空山现在已经成了普洱及周边人民钟爱的休闲场所,有人专程来学习版画,也有人只是过来坐坐、聊聊天,付个茶水钱就行。类似场所在普洱山上、水边的观光步道旁还有,可以看作一处处养眼又健康的休憩点。

  在空山里一处虫鸣鸟叫清晰可辨的长桌边,罗树忠谈起他对“妙曼”的理解:“说‘妙曼’是轻歌曼舞、妙不可言,那是文化人的解读;对普通游客来说,妙曼是新选择、新方向,妙就妙在杜绝了习以为常,妙就妙在这是专属于你、不能靠道听途说的感受。”

  如果你是个有心人,行走之余不忘关注细节,便会对罗树忠的话有更深的理解。最近被雾霾天气折腾得害怕,到了普洱,晴天时过分纯净的蓝才是让人惊异的对象。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一位当地学生的画作曾被美术学院的老师当作负面教材,原因是天空的颜色像是懒得调色直接将颜料涂在画布上,但普洱的天确实具有这样摄人心魄的力量。

  夜里九、十点钟,走在普洱中心区最繁华的街道上,你能发现两旁还有许多餐馆、商店营业,当地人说普洱的夜生活在这个时间正是好时候,而像茶叶交易市场这样的地方营业到凌晨两三点很正常;通宵营业的烧烤店也很多。另外,好些店铺只有高高悬起的卷帘门,不再加设玻璃门窗。罗树忠说这是普洱生活压力较小的一个标志,人与人之间关系融洽,信任度高,游客不会遇上因语言不同而被区别对待的情况。尤其是在澜沧、西盟一带,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真不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咖啡香 

  有人说,一个人总有多重身份,往往,隐秘的身份比外显的身份更有趣。普洱即如此。我将空山看作普洱第一层隐秘的身份,而在揭晓第二层隐秘的身份前,有关普洱的一点误会却是不得不解开的。

  出发前,一位朋友对普洱嗤之以鼻,他听说当地纯粹为了搭上普洱茶的顺风车,才将原本叫思茅的名字改称普洱。其实据资料记载,历史上普洱和思茅长期交替使用,至明清时期,普洱府成为澜沧江沿岸茶叶的主要集散地,“普洱茶”由此得名。除了茶,普洱贡献了全国60%以上、超过3.6万吨的咖啡产量,去年还被评为中国咖啡之都,这点是不是更令人吃惊?

  现在,这里正推行的雨林种植模式顺应了咖啡喜阴植物的特性,对于咖农最担心的霜冻等自然灾害也有很好的抵抗作用,换来的则是70.28%的森林覆盖率。

  优良的生态环境为普洱赢得了“绿色明珠”、“天然氧吧”的美誉,景区门外那一块块负氧离子含量监测屏就是普洱的金字招牌。很多疾病在普洱发病率很低。

 

  老达保的村民在表演拉祜风情实景原生歌舞

 

风情寨 

  在我们前往的一系列原生态少数民族村落,如果非要将内心抒情的欲望转化为语言,或许“神奇”这样的词汇比“出人意料”还要贴切。

  神奇之处在于,将我迄今游览过的那些费尽心力打造的景区加起来,也绝没有能胜过这些村落本来面貌的地方。距澜沧至西双版纳国道214线10公里,一个海拔930米的地方,有个叫做老达保的拉祜族村寨。感动从村口已开始。老达保人以特有的洗手礼欢迎宾客,一股清凉的水自象征着拉祜族图腾的葫芦瓶中缓缓流出,再由村中长老为你系上黑白相间象征日月同辉的线绳。道路两旁全是身着民族服,背着吉他忘情弹唱的姑娘、小伙子们。这些元素放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后果使包括我在内的一行人全然放下了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的顾虑,只愿拉着他们的手纵情于拉祜族传统的杆栏式建筑群间,欣然接受从嬉闹的孩子到正在劳作的妇女投来的善意微笑和热情招呼。

  在村寨中央的一片空地上,近200人,这个村寨大约一半的居民为我们奉上了一场拉祜风情实景原生歌舞,据说最大规模时全寨人都会出动。说是表演,他们更像是在替自己感到喜悦。

  除了拉祜这种将快乐视为超越生命的至高存在的生活哲学,让我在感动、震撼之余很难不去思考的场景还有太多:为祈求神灵庇护而由遍布残崖绝壁和苍天古木的水牛头骨形成的龙摩爷圣地,群山中阿佤人粗狂奔放的歌舞狂欢,以及看不到一处红绿灯和广告牌的西盟——这里有很宽阔的马路,但它是为行人设计,噪音、高速与这里格格不入。导游说,来这里,你只需要带上足够的时间和一颗清澈的心。

■后记 带着爱,行走普洱! 

  在这个被称作“灵魂私奔”的旅程快要结束时,任何和钱沾边的话题多少显得尴尬。在座谈会上,普洱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顾桃却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按当地的想法,尽管也有乡村音乐、边境探秘、茶源寻根这样三天的主题行程,5晚6天或者6晚7天才是他们想要主推的旅游产品,这样下来花费近万。

  从当地三家地接社之一的云南古道旅行社总经理王英那里我了解到,因为没有一处购物点和自费项目,普洱仅地接费就超过两千元,四飞和全程大巴的费用也不少。刨去这些,则多少和顾桃坚持做高端的思路有关。

  “就像醇香的茶叶一样,普洱的美只有用心感受才能了解。我们不在乎来的人数,在乎的是来的人对普洱的感情。”顾桃指出,普洱市场和大理、丽江等相比还很不成熟,可是现在回头客比率已经很高,都是被当地少数民族的风土人情感动,想要把自己丢在这里给心灵充电的人。“但钱多不代表就高端,那些了解了普洱的好再用心介绍给别人的人,才是我们看中的高端客人。”

  据说之前在香港推介时,顾桃曾向现场观众抛出一个问题:人生中什么事最重要?有人回答是钱,有人回答是生命。她的答案是健康和快乐——“这两样东西普洱都能给你。”不过,想要让普洱优良的自然和绚丽的民俗同普洱茶一样声名远扬,现在确实还需要费些功夫。

  这几年,普洱在完善休闲度假设施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据顾桃介绍,沿途我们所见到的各类完善而设计独到的休闲场所,几乎都是近五年的成果。最值得去的少数民族村寨往往需要走好几个小时盘山公路,但道路平坦,每隔一段还为想要下来拍照、休息的游客提供了专门的场所。

  借用顾桃的一段话:有人说,人的一生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看惯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听够了喋喋不休的唠叨,能否让我寻一处静谧、清幽之地?趁青春,正年轻,让我们带着爱,行走普洱!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