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周末 > 丰收

假如我们终将离去

2014-03-14 15:31: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用光阴的尺来丈量,每一个日子都像虎口逃生苟且偷欢。除了把每一天当做末日来度过,除了用力地活狠狠地爱,人生还有什么选择?

  □ 白瑞雪

  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中,我有些恍惚。下方那片白浪起伏的大洋,在三月的阳光里变换面目,时而波光闪动飞鱼轻跃,时而深不可测如黑暗森林。如果,如果那些无助的人们曾经被遗落在这样的深海里,他们是否仍然相信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

  我在泰国湾,把自己绑在搜救飞机舱门洞开处,见证马航失联飞机搜救。作为记者,我应该清醒冷静,应该远离那些叹息与伤感的情绪,但我却不自已地时时想起失联旅客的家人——是的,尽管事件已经发生近一个星期,官方与媒体仍然使用的是这个予人希望的词语:失联。

  据说曾有亲人拨通过失联者的电话,短短几秒旋即中断。满天飞的各种消息里,这一说法同样真伪存疑,但它像一颗精确制导的子弹,一下子击中了我。你可以想象泪流满面的人们怎样一遍遍拨打熟悉的号码、一遍遍听完“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你可以想象不愿放弃的人们怎样抑制拿起电话的冲动、不去触碰绝望之中的那一点点希望。

  这一幕不陌生,谁都曾有过失去所爱之人消息的痛苦。感谢天涯海角无处不在的现代通信,哪怕简单两个字——“登机”、“落地”、“晚安”,当属人间最美妙的情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即使我已成功地自理生活多年,我妈仍然无法摆脱各种毫无由来的担心。某个周末疲倦之极,我关了手机拔了电话线准备报复性大睡一天,却在大中午被前来踹门的警察吵醒——好险,再晚一分钟应答,我家的锁就要被他手中寒光闪闪的工具撬开。作为一位受迫害妄想症患者,在连续十来个小时联系我未果后,远在老家的母亲得出了一个神奇的结论:她女儿煤气中毒晕过去了……

  无奈过,解释过,争吵过,年年岁岁焦灼依旧。其实我明白,我和我妈就像所有相爱相挂牵的人一样,默认妖魔鬼怪们每时每刻都在向着亲人张牙舞爪磨刀霍霍。我们无法克制忧虑,因为爱难以克制也无须克制;我们无法保持乐观,因为爱从来是悲观主义土壤里开出的花朵。

  读研究生时的班长,是一位来自新疆的河南大汉。厚道,豪爽,比班里其他人年长些,有老大哥的样子。我脑子笨,你们先说——论文研讨时的这句口头禅,跟他乐呵呵的表情一样清晰如昨。

  毕业后的一天,突然就听说他病了,胰腺癌。突然就听说他不行了,估计还剩下半个月。赶到医院,一米八的大汉瘦得仅七八十斤。我们插科打诨强颜欢笑,把别离搞成了一次没心没肺的班级聚会。班长说,想吃大盘鸡。我们说,好,等你出院,到北京最好的新疆馆子!

  这世上有多少约定,都是在欺骗对方、欺骗自己。班长几天后去世,关于大盘鸡的最后约定随风而散。遥远的死亡难以激起彻骨悲恸,而某个与你有着共同记忆、共同经历的人,却永远带走了你生命密码的一部分。都说太阳底下无新事,我们却再也无法轻松吟诵“你未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最后”的恐惧向谁诉说?最后一次相见,最后一个背影,最后一抹微笑,多少当事人毫无察觉的“最后”冥冥之中扑面而来,待到生者回首时方追悔莫及。然而,我们又能如何,多看他一眼、多摸摸他的手他的脸,就能在生死之劫到来时了无遗憾?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几乎每一次灾难之后,人们都会关注到逝者的微博。这是我最怕看的东西。前一天还在拍晚餐秀美食,前一刻还在开玩笑讲段子,一切的一切戛然而止,从此再不更新。

  用光阴的尺来丈量,每一个日子都像虎口逃生苟且偷欢。除了把每一天当做末日来度过,除了用力地活狠狠地爱,人生还有什么选择?

  凯鲁亚克《在路上》说:“除了无可奈何地走向衰老,没有人知道前面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

孔令伟

重大活动报道集> MORE
2014,GDP增速不再是“香饽饽”。山东17市均提出加快转调,约半数市明确提出打造当地经济“升级版”。13市GDP增长率预期目标降...<详细>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