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报延伸 > 大众解读

择校生的升学博弈

中考指标生比例加大,非指标生面临“校内比拼”
2014-08-25 10:43:00      作者:      来源:
有关人士表示:“现阶段,我国限制择校主要是担心优质教育资源被转化成新的利益输送链条,对教育公平,尤其是社会弱势群体平等享受受教育的权利产生不好的影响。”
 
  □大众报业记者 左庆 报道  今年7月,考生家长在省实验中学本校区咨询中考相关政策。
  □ 本报记者 王原 赵丰

    择校生上好高中难度增大
家住三箭吉祥苑的张女士,最近也加入了济南市一些学生家长建的择校生家长QQ群。她告诉记者:“2009年儿子到燕柳小学入学,交了1万元赞助费之后,学校让我签署了接受不享受中考指标生待遇的协议,不签孩子就没法上学。”
义务教育阶段控制择校、就近入学,是教育部2001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意见》早就明确规定的。为控制择校,济南市“自2007年起,小学阶段择校生在中考时同初中择校生一样,一律不享受指标生和推荐生待遇”。
张女士承认,在受教育方面,择校生通过择校获得了学习能力和学习水平提升的更好机会,达成了择取优质教育资源的期望。但是,随着教育政策的变化,择校生升入优质高中的空间逐渐收紧。
焦点集中在济南市逐渐扩大的中考指标生比例上。济南市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王春光说:“如果今后高中招生计划全部分到初中学校,这就意味着,统招和择校计划也要在初中学校内竞争,且招生计划只有三成,竞争会更加激烈。虽然2016年的新政策尚未出台实施细则,但按照这一说法,指标生和非指标生的比例不会发生变化,只是非指标生的竞争变成了校内比拼。”
曾做过招考工作的择校生家长张先生,以育英中学学生考省实验中学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高中招生计划全部分到初中学校后,省实验中学给予育英中学的指标生名额不可能大幅提升。而育英中学择校生比例一直较高,这些学生不能占用指标生名额,只能通过统招形式考入省实验中学,但在统招生比例已经很低的情况下,考入省实验中学的难度已经很大了。比如,2014年省实验面向济南市招生3000人,指标生2020人,非指标生980人(统招生708人,“三限”择校生272人),统招生只占招生总数的23.6%。
    谁在择校
因为符合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习成长特点,“就近入学”为各国所普遍遵循。我国1986年颁布的《义务教育法》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合理设置小学、初级中等学校,使儿童、少年就近入学。”之后,教育部又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要按划定的学区入学。
王春光介绍,1995年前后,我国义务教育阶段择校问题开始浮出水面。修订后的《义务教育法》于2006年9月1日开始实行,其中明确规定:“规范招生入学秩序,禁止学校以任何名义和方式收取择校费,坚决切断收取择校生与获得利益的联系。”
有关人士表示:“现阶段,我国限制择校主要是担心优质教育资源被转化成新的利益输送链条,对教育公平,尤其是社会弱势群体平等享受受教育的权利产生不好的影响。”
校际间办学水平的差异,是导致择校热的客观原因。育英中学一名择校生家长说,“育英中学被称为‘育英帝国’,几乎每年的中考状元都出在这所学校,进入省实验中学的人数也常居首位。这是育英中学择校生比例一直较高的最大原因。”
事实上,“很多家长一边痛骂择校费,一边交择校费时却跑得比别人都要快”。这位择校生家长表示,“要知道,相比于优质学区房每平米近两万的价格,择校的成本只能算个零头。而且,择校费还是明码标价,起码比递条子走关系好多了。”
另外,有的家长给孩子择校上学也是出于无奈。在城市化进程中,有的居民因工作、拆迁、买房等原因造成“人户分离”,在学区认定过程中不符合“就近入学”原则所规定的“户籍与居住地相结合”,为两个学区所推诿,只能无奈择校。新建或插建小区未建设配套学校,从而导致原有适龄儿童只能去别的学区择校上学的情况也有一些。
    降温择校,堵还是疏
对济南市逐渐提高的中考指标生比例,以及由此逐渐收紧的择校生升学空间,家长邹先生表示,教育问题关乎千家万户,每一条政策出台前都应充分调研,广泛听证,并主动让社会知晓。
相关人士表示,“如此做法相信能遏制住择校之风”。但他也有疑惑:义务教育实行九年一贯制,2016年新政策的影响范围为九年,2013年公布到2016年实施,缓冲期却只有三年,一些学生不得不承受升入优质高中的几率大幅下降的政策安排。
针对部分择校生家长的反弹,济南市教育局在官网上予以解释:2014年中考,在指标生比例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将普通高中减少的择校生名额全部纳入统招生计划”,这就使得更多在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的学生增加了选择填报普通高中统招计划并被录取的机会。
在采访中,不少择校生家长和业内人士也在思考对策。
有人提议,2016年新政策影响范围内的择校生,按照“老人老办法”,保持择校生身份,在全市范围内争夺按目前计算的32%的非指标生名额,而不是勒紧,毕竟这部分孩子择校早已成为事实,如果在“出口”处用政策勒紧,只会造成“交通拥堵与混乱”。也有人表示,对近年因为政策性原因产生的择校生调查出数量、具体择校缘由,修改择校生身份,之后,则彻底取消择校生,但这在实践中实施难度大。据业内人士估算,2016年政策影响范围内的全市择校生规模有万人左右。
教育管理学学者彭虹斌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应择校,而在于能否公平择校。现有严控择校的政策,实际上采取的是“堵”的办法。择校是现阶段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产物,控制择校也是针对现实情况的选择。要从根本上缓解择校热,必须改变现阶段优质教育资源畸形集中与短缺的情况。

刘江波

重大活动报道集> MORE
10年之后的今天,面对新的传播环境,面对省委的新要求和读者的新期待,我们秉持10年来行之有效的办报理念,着力提升内在质量,彰显...<详细>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关于我们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