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往事
站内搜索:
已成文物的百年老站
2007-01-24 08:15:00 作者:□本报记者 逄春阶 齐军 本报实习生 马贤贤 来源:
■沧桑齐鲁· 胶济铁路②


  1904年6月1日,胶济铁路全线通车,当时有车站56个。历经百年风雨,如今,只有大港、坊子两站和1905年建成的黄台站得以存留,都成了文物。

  胶济铁路最早的起点——大港站

  1899年秋胶济铁路开始动工,大港火车站便也同时开始兴建,规模不大的火车站随后建成。1901年4月,该铁路通车至胶县时,始发站就是大港火车站。这个小站建筑面积不足1000平方米,但在青岛港开埠之初,大港火车站扮演了特别重要的角色。当时每天从胶济铁路沿线来青岛的客商、小贩和流民,都从大港火车站上下车,大港火车站曾为商河路及周边地带营造了商机和繁荣。
  如今的大港站,依然矗立在车水马龙的商河路上,看上去恰似欧洲早期电影上的乡镇小站。只是它目睹的人流不再是匆匆上下车的旅人,而是对它的欣赏者。
  人文学者李明先生认为,依照以港口、铁路和商业区为重点的1898年青岛城市规划初稿,以“德国在远东的军事基地和港口贸易城市”为城市定位的管理当局,试图沿胶州湾东岸、城市的西边缘修筑铁路,路港相连,以利在租借地内推行自由港制度。1910年,这一规划的扩张计划依然以港口和铁路为城市布局的依托,要求沿胶济铁路两侧自南向北带状展开,并以大港为中心,形成港口、仓储和货物集散枢纽区。在1922年出版的《青岛概要》地图上,大港火车站附近的普集路一块地段上明确标有“青岛车站预留地”字样,这表明,依据规划,胶济铁路的青岛中心车站始终在这一区域。在1935年1月青岛公务局完成的实行都市计划方案的初稿中,则明确:城市交通体系以大港为中心,大港车站为总火车站,并在胶州城东平原规划综合车站,而临近栈桥的青岛火车站则为单纯的铁路客运车站。
  大港火车站所在的商河路,德占青岛时期称为“黑塔街”;1914年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后,将其更名为“三条町”。1922年中国政府收回青岛后,该路定名为“商河路”。
  1959年9月,回到人民手中的大港站建成胶济线第一个电气集中车站。
  如今,大港火车站的历史使命随着青岛铁路现代化的建设而淡出。但是,每当人们阅读镶嵌于车站大门一侧的墙体上、一小方黑色大理石铭牌上镌刻的“历史优秀建筑大港火车站建于1899年德式建筑是青岛早期的火车站之一”等简介文字时,总把人的目光拉向一百年前,想象着那人、那车、那响彻全港的汽笛……。

  保存最完整的老站——坊子站

  1902年夏天,胶济铁路修到潍县(今潍坊市)。在这里,铁路向东南绕了一个大弯,并在一个叫“坊子”的地方设了车站。从筑路的角度看,这是最不合理、最不经济的路段。德国人一向严谨,此处何以如此?
  其实,19世纪中叶前,坊子并不存在,原址周边只有“前后张路院,南北宁家沟”等。1898年3月,清政府与德国签订《胶澳租界条约》,德国依据这一不平等条约,取得了胶济铁路修筑权和沿线15公里范围的矿藏开采权。同年4月,德国在“前后张路院”和“南北宁家沟”之间开凿煤矿,因矿井附近有一小铺名为“坊子”,煤矿便以坊子冠名。
  从坊子煤矿往东南走两公里,是坊子站,1903年建成。随着德国修铁路、建车站、盖教堂、开医院等,各地劳工和侨民在此聚集定居,该区域日渐兴隆。1914年9月,德日开战,日本以战胜国身份强行接管了德国在坊子的一切权益,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在此设领事馆、建电厂、开洋行、办学堂、辟农场、开妓院、贩卖鸦片、收购烟草等,迅速形成了以日本掠夺性经济为主,民族工商业为辅,“南北三条马路、东西十里洋场”的远近闻名的商业市镇,也形成了机构完备、功能齐全、设施配套的殖民统治体系。
  坊子站已经矗立了100多年,两栋紧挨着的德式建筑上,中国铁路的标识异常醒目。这是胶济线上保存最完整的百年建筑。在其周围,还散落着很多德式建筑和日式建筑,这成了坊子的一大人文景观。
  1984年以前坊子站是一个很繁忙的区段站,日均40对车,胶济复线开通之后,此站就改为尽头式车站,由二等站降为三等站,只是每天早晚一班蒸汽通勤车。
  史料记载,德国人在坊子煤矿前后开采了17年,开采煤炭299万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人取代德国人,在坊子煤矿开采了31年,开采煤炭422万吨。小小的坊子站见证了这些煤块如何一点点地流入侵略者的虎口。
  如今,以坊子站为代表的“德日式建筑群”被公布为山东省第三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6年12月被公布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依然在运营的小站——黄台站

  黄台车站初始称为东关车站,也称为济南东站(TSINANFU—DST德文),但人们还是习惯以所在地名称呼,叫黄台站。
  黄台车站坐落在今济南市山大路北端,站前为今黄台南路。站房坐北面南,站前有一小型广场。车站由一个两层的办公楼和单层的售票、候车厅组成,平面都是长方形。候车厅三开间,东面一间为售票室和票库,余两间为候车厅。旅客自南面经过高台阶进入候车厅,向北到站台上车的出口是一个突出的石门廊,门廊的四个方向均开洞,人流疏散便捷。西部的两层办公楼,带阁楼层,一层是行李房、客运室,二层是车站工作人员的宿舍。木地面、木楼板、木楼梯。一个小巧的木制螺旋楼梯十分精致,至今仍保存完好。东部是单层的候车厅,屋内不做吊顶,屋顶的南北两面各做一个气窗。
  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张润武先生在《图说济南老建筑》中说,黄台车站建于1905年。以朝向铁路的北面为主要立面,西部办公楼为三个开间,开矩形门窗,扁平的窗楣;东部的候车厅镶着粗石边框的大半圆拱形门窗。碎石墙基,水泥拉毛的墙面,墙的拐角用粗石做隅石样予以加固。屋顶初建时为四坡传统小灰瓦屋面,屋顶上的吻兽花脊与济南当地的民居做法相同。
  由候车厅到北站台去的高大的石门廊是建筑立面的装饰重点。下面是向两侧逐渐蹬开的粗石扶壁夹着半圆券的石拱门洞。上面是一高二低的三个山墙面小尖塔,挺拔向上,造型古朴,健壮而有力,颇有中世纪德国古城堡的感觉。
  黄台站现任站长孟庆山说,黄台站现在已经成为国家二级保护文物,反映20世纪初年历史事件的电影《大浪淘沙》和电视剧《东方商人》等就是以黄台车站为外景地拍摄的。
  如今,黄台站依然在繁忙地运营着,每天有180列火车在此停靠。

  补记

  好多人在怀念老济南火车站,说是拆得可惜。其实拆的火车站不是胶济铁路火车站,而是1912年津浦铁路济南站。1904年胶济铁路通车,德国人建了一个简陋的商埠站,后来津浦铁路济南站建成后,相比之下,8年前(1904年)所建的胶济铁路济南站(原商埠站)就相形见绌了。德国人不甘示弱,想在山东省会济南拥有一座在规模上可与津浦铁路济南站相匹敌的车站大楼。1914年,胶济铁路济南站站房大楼破土动工,第二年(1915年)竣工投入使用。
  1939年胶济铁路与津浦铁路接轨后,胶济铁路济南站就停止运营。现在成为济南铁路局工会的办公场所,1995年12月被确定为济南市第二批重点保护文物。

  ·相关链接·

  日寇觊觎胶济铁路

  □武孝君 马贤贤

  1914年8月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8月15日,日本政府以“日英同盟”及“确保东亚和平”为借口,向德政府发出最后通牒,措辞强硬地要求德国在中日两国海面上的军舰完全解除武装,胶州湾租借地限于9月15日前无条件交与日本,以便将来“交还中国”。8月23日,日本政府因德无满意答复,正式向德宣战。
  日本军队首先与英国海军一起封锁胶州湾,接着在龙口登陆,抢占胶济铁路,顺路西进,10月6日控制济南车站。在这个过程中日军相继占领了坊子、淄川、金岭镇等3处矿山。此后,日军回头急攻青岛,德军很快投降,胶州总督华德克被迫签订了投降条约。从此,德国在青岛的殖民统治和在山东的一切侵略权益,为日本所代替和抢占。是冬,日本将胶济铁路改名为山东换道,由日本临时铁道连队管理。日本自此盘踞胶济铁路达8年之久。
  比德国野心更大的日本得寸进尺,1915年1月18日,日本向当时的民国政府提出了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要求,其中包括由日本继承德国在青岛、胶济铁路乃至山东的全部权益。5月7日,日本以最后通牒强迫中国政府在《二十一条》上签字,卖国求荣的袁世凯政府竟然在条约上签了字。
  消息传来,国人义愤填膺,籍隶奉天的铁道管理部雇员秦立均,为国耻自缢,遗书上说:“东亚同胞不相抚而相欺,吴越实难两立,私恩宁忘公仇?”一时间,有关青岛、胶济铁路的权益问题,日渐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巴黎和会中国外交的失败,在中国大地上引发了彪炳史册的“五四”爱国运动,最终迫使北洋政府拒签了和约。1922年,中日两国华盛顿会议代表签订了《解决山东悬案条约》,胶济铁路由中国赎回。
  到口的肥肉怎甘轻易让出。日本人一拖再拖,并由中国政府付出6100万赔偿金的高昂代价,才同意将青岛和胶济铁路回归中国。6100万赔偿金,仅胶济铁路就占4000万。1923年元旦,中日双方举行了青岛市与胶济铁路主权交接仪式。
  当时,胶济线已拥有机车99台、客车149辆、货车1577辆。青岛—济南间每日开行客车3对,客货混合列车1对,货物列车(包括区段列车)10对,每日约5500吨的输送能力。
  中国政府接管胶济铁路的15年,也是铁路工人同反动的北洋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斗争的15年。反饥饿、反压迫的罢工斗争此起彼伏,其中影响最大的是1925年的胶济铁路“二八”全线大罢工。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卷土重来,12月25日,侵占周村,并沿胶济线东犯。12月26日,日军第十师团占领济南。1938年1月,日军在青岛从海上登陆,至此,胶济线全线再次陷入日本人手中。
  这一次,中国人没有让侵略者过上一天的安稳日子。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胶济铁路沿线组织起了大大小小许多铁道武工队、游击队,扒铁路、炸机车、袭日寇,打得日军闻风丧胆。

编辑: 李辉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07 www.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xinwen@dzwww.com
鲁ICP证B2-20061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