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大众周末
站内搜索:
牛国栋:城市说书人
2008-10-10 08:29:00 作者: 来源:
周末人物·中国新闻名专栏
744×591
 
  牛国栋用摄影的方式,记录了济南街头巷尾的变迁。 他说,在历史和现实的坐标上,济南作为一个点,折射出中国城市发展的轨迹。

  □本报记者 卞文超

  牛国栋,1961年出生于山东济南。上世纪 80年代后期学习摄影。近年致力于城市纪实摄影及城市传统文化的保护、继承与开发利用等课题研究。其摄影文集《济南乎》成为济南历史上第一部以街区文化为构架的城市人文地理专著。 2006年7月在济南举办《守望-城市风情摄影展》。2007年出版茶文化图文专著《茶道》。



  牛国栋的办公室在济南市经十路旁。窗外车水马龙,国庆节前,牛国栋对记者平静的回忆起自己童年时的景象。

    “那个时候,祖宅在济南东城根街上,街坊邻居都是四合院。高大的槐树上空有鸽子盘旋,燕子在堂屋上做巢。院门外经常传来锔盆子锔碗的小铜锣声和卖豆腐的梆子声。”

    “这些景象如今看来,是不可复制的了。”牛国栋说。

    奢侈品海鸥4A相机

    牛国栋说,自己的怀旧情结来自家传。父亲在省博物馆工作,牛国栋从小在广智院长大。广智院是济南一处幽静的西洋式建筑庭院,20世纪初,英国传教士在这里建立了一座中国早期博物馆,解放后改为省自然博物院筹备处及省博物馆自然陈列室。童年的耳濡目染,对他影响很深。

    1978年12月,牛国栋在省外办参加工作,工作的30年正和着改革开放的节拍。在牛国栋的记忆中,社会上掀起的一股文学热潮,伴随着自己的青年时代。

    “改革开放以后,文学禁锢解除,闸门一下打开,涌现出的名著让我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牛国栋说,像当时很多青年一样,自己对读书充满热情。80年代初,省旅游局所在的济南饭店设立了齐鲁书社涉外门市部,他经常推下饭碗,就走进书店。济南新华书店第一门市部(今泉城路新华书店)不定期到货一些内部发行书籍,多半是还没有取得版权的外国译著。 牛国栋特意和书店工作人员搞好关系,为的是“一有新书,打电话给我”。

    在牛国栋的印象中,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充满理想与浪漫,喜欢自己写点儿什么,“文学青年”是种时尚。

    1987年,牛国栋拥有了一台海鸥4A相机。在当时,相机是十足的奢侈品。这台相机的出现,给了牛国栋另一番天地。

    剪子巷、东流水悄然消失

    “除了文字,影像是最简单的直抒胸臆的方式。”牛国栋接触摄影时的心情,和最初接触文学一样,感觉充满了好奇。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相机,触发了牛国栋的摄影热情。从曾居住过的广智院开始拍起,牛国栋把镜头对准了济南的大街小巷。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济南市确定了两个建设项目——回民小区和五龙潭公园。随着两个项目的开建,剪子巷和东流水两条老街悄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当时城市建设刚刚兴起,两条老街的消失,并没有引发老建筑保护的话题。”牛国栋至今仍能描述出两条老街的旧景。剪子巷青石板铺路,石板底下就是泉水,一下雨,泉水会泛到青石板上,古巷中演绎“清泉石上流”。东流水街则是济南为数不多的南方建筑,“半边街”构造风格独特——街西临街建筑多是过去的阿胶作坊及门市,青砖小瓦,花脊翘檐,门板木窗,街东则是清澈见底、杨柳依岸的护城河,风景不输江南。

    再见,济南老火车站

    牛国栋正式端起相机,系统地记录城市中正在消失的风景,始于1992年济南老火车站的拆除。

    济南老火车站由德国著名建筑设计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落成于1912年12月。这座造型别致的火车站,曾是亚洲地区最著名的火车站。二战后,德国编制的旅行手册上建议,到中国旅游第一站就是济南火车站。这座建筑还成为当时清华大学、同济大学建筑学教科书的范例。

    牛国栋说,老火车站身上曾寄托了济南人特殊的情愫。“过去没有计程车,亲戚朋友从外地到济南,自家人都要蹬着自行车到火车站接站。火车站钟楼上的大钟时间很精准,在钟楼前经常看到人们比着大钟对手表。”1972年,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来济南,正在读小学五年级的牛国栋参加了车站广场的欢迎仪式。这段记忆,伴随着老火车站的旧影,珍藏在牛国栋记忆中。

    1989年,对济南老火车站究竟是进行改造,还是彻底推倒另起炉灶,高层人士和专家学者展开了激烈讨论。为了扩大客容,方案于1992年3月最终敲定。得知老火车站要拆除的消息,不少济南人到老火车站前留影。

    当年7月1日上午8点5分,老站钟楼上的钟表指针停止了转动。

    据了解,目前老火车站的大钟仍然在济南市铁路局的仓库中保存。

    拆到哪儿,拍到哪儿

    伴随城市建设的大规模兴起,和普通市民一样,牛国栋一边盼望着济南变得更美更现代,同时又希望从小长大的地方,能够留住老城特有的深邃与宁静。

    “老街人的心理其实是思变的。住在老院子里,没有水冲厕所,自来水也是几家公用。 人们希望住房条件能够改善。”牛国栋说。然而,看着老宅精美的门楼和影壁被推土机铲平,百年的石榴树被连根拔起,心里的一丝隐痛也是无法掩饰的。 这种矛盾,几乎成了一个时代的共同心理。

    “过去老济南的样子,难道只能从《老残游记》、《济南的冬天》等文章中去寻找了吗?”牛国栋感到疑惑。

    从1993年起到2002年,牛国栋下海做起了酒店经营。与一般的老板不同,他一有空闲就扛起相机,步量济南大街小巷。“老街是一个城市最淳朴、 最原始的单元。 ” 牛国栋说,摄影是要靠走的。从泉城路到宝华街,从卫巷到官扎营,听说哪里要拆迁,他就拍到哪里,一边拍,一边听老人讲述老街故事。

    在这些正在逝去的老街巷里,也会有一些奇遇,让牛国栋感到惊喜。在一次对后宰门的寻访中,他意外遇见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名震一方的“同元楼”饭庄少东家吕海生。年逾古稀的老人守着祖传的老屋,室内陈设依稀可见当年荣耀。 在老人口中,老济南饮食趣味盎然,当时的饭庄各个院子相通,珍珠泉和珍池流出的泉水汇成明渠,流经院内天井,店家把木箱放进池水中放养鲤鱼,供客人选点。

    城市要有文脉传承

    2003年,牛国栋把多年寻访老街巷的收获,汇集出版了《 济南乎》一书,用图片和文字记录了济南城市的变迁。以珍珠泉为中心,牛国栋用“摊煎饼”的方式,把老济南依山傍湖的人文图景一条街、一条巷地铺陈开来。

    “城市的定位,应当是一个最本真的、适合人生活的地方。它独特个性的形成,离不开历史的积淀和文脉的传承。”牛国栋说。近年来,中国城市建设进程引发了一些反思,如何在走向现代化的同时,最大限度的保护传统风貌,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

    据牛国栋介绍,目前在济南的城市建设中,对保存传统风貌建筑,正在进行一些有益的尝试。在不久前纬六路的拓宽过程中,由民营企业出资对上个世纪初的丰大银行老建筑进行了整体迁移。济南市文物部门投巨资对济南府学文庙进行了大修与复建。今年上半年,济南老字号宏济堂西号也得以整体迁移。这些都反映出社会各界对传统文化价值的重新考量,也体现出文化建设在城市建设中所应有的突出地位。

    “城市应该像自己的家一样,应该有几样传家宝。如果没有历史的积淀,城市就会变得平庸,就好像没有镇宅之宝的‘暴发户’,让人觉得轻飘。”牛国栋说。

    在城市发展的大潮中,牛国栋说,自己守望传统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随着人们越来越习惯现代生活,仍然有一群人行走或矗立在街角,以自己所喜欢的方式,叙述城市的文脉、肌理和记忆碎片。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位走到台前的“说书人”,以自己所特有的方式向人们诉说着城市的历史和动人的故事。
编辑: 李辉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07 www.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xinwen@dzwww.com
鲁ICP证B2-20061030号